<listing id="f1h7d"><strike id="f1h7d"></strike></listing>
    <pre id="f1h7d"></pre>

      <noframes id="f1h7d">

          <big id="f1h7d"><strike id="f1h7d"><span id="f1h7d"></span></strike></big>

            <pre id="f1h7d"><pre id="f1h7d"></pre></pre>

                  那天,結核病分監區舉行了一場“特殊婚禮”

                  發布時間:2022-01-13 17:48:26    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他不顧個人安危

                  駐守結核病康復監區

                  多次冒著生命危險

                  搶救突發重病的在押犯人

                  他工作15年

                  卻在監區度過了14個春節

                  對家人常懷愧疚之心

                  他用法治的陽光教化迷途者

                  他用真情的鑰匙打開罪犯的心鎖

                  讓他們帶著感恩重歸社會

                    我叫張文博,是一名光榮的監獄人民警察。我現在所負責的安徽省白湖監獄監區承擔全監獄1萬多罪犯的醫療衛生健康,也是監獄疫情防控的前沿陣地。

                    2013年4月,組織上決定讓我擔任結核病分監區政治指導員,負責全面工作。

                    大家知道,肺結核號稱“白色瘟疫”,是我國發病最多、死亡人數最多的重大傳染病之一。

                    接到調令,家里一下炸開了鍋:因為擔心我被傳染,繼而傳染給家人,特別是女兒還小,所以長輩反對,愛人的臉上寫滿了驚恐,哀求的眼神讓我不敢直視......

                    雖然我也知道結核病可防可控,可真要與那么多結核病犯零距離朝夕相處,我的內心確實有顧慮!

                    但是,我是一名警察,更是一名黨員,當組織需要的時候,必須無條件服從!

                    上任第一天,我就到監舍巡查。

                    當時,分監區關押著136名結核病犯,他們多數性情孤僻、意志消沉、敏感易怒。有的甚至用自殺自殘相威脅,抗拒改造。

                    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是:“我能不能活著出去都不知道,管我干嘛?”對生活失去信心、對前途失去希望,是他們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的根源。

                    所以我想,改造,必須從心入手。

                    此后,3個多月時間,我天天守在監舍,逐一找他們談話,講法律、聊親情,普及結核病科學防治知識。將他們反映的問題用本子一條條地記下來,然后再一件件地幫助解決,真正對他們做到不嫌棄,不拋棄,不放棄。法治教育、文化教育、親情教育、心理健康教育,多管齊下,攻心治本。

                    同時,我們堅持依法管理、嚴格管理、規范管理,樹正氣打邪氣,凈化改造環境。

                    經過摸索,我創建了“現場管理、康復治療、生活照顧、思想教育”四步走結核病罪犯改造流程,科學評定每名罪犯危險等級,實行“黃、橙、紅”三級預警分類管理方式,引入醫院“日查房”制度,形成一整套科學化、專業化、社會化的結核病罪犯監管改造體系。用制度規范他們的言行,用溫暖和關愛一點點浸潤他們的內心,迅速打開了工作局面。

                    2013年7月的一天,罪犯王某突然發病,大口咳血,呼喊著“救我”!情況危急,必須馬上送醫搶救。來不及多想,我背上王某就往救護車跑,一路上,王某咳血不止。當時下著大雨,直到他脫離生命危險,我才發現雨水連同王某的嘔吐物沾滿了我的一身。那一刻,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深深體會到了什么叫恐懼!

                    事后,雖然檢查身體正常,但在我的心里卻留下了陰影,總是懷疑自己身上有病菌,不敢回家。

                    幾個月后,實在太想女兒了,我忍不住回了一趟家。一進門,女兒高興地向我跑來,可就在我準備抱她時,我又趕緊把伸出去的手收了回來,躲進了衛生間,聽女兒哭著說“爸爸不要寶寶了”,當時,我的心里特別難受。

                    自從到了結核病分監區,我想家,但又不敢回家,我想女兒,但是更怕見到她,害怕將病菌傳播給幼小的女兒!

                    于是,我就干脆住在了監區,把對家人的思念藏在心里。

                    然而,“改造人”的工作遠比想象的要困難,稍有不慎還可能釀成大禍。

                    另一名王姓罪犯,入監后一直情緒低落。一次他突然向我報告,心臟難受,呼吸困難,監區醫生檢查后建議,立即送省城大醫院??斓结t院時,因暴雨路面積水過深,我就和同事光著腳架著他,在積水中,一步一步往前挪。到醫院后,我們顧不上渾身濕透,立即送他檢查治療。在之后的幾天里,我們端茶送藥,忙前忙后,無微不至地照料他,連醫護人員都深受感動。

                    后來,王某告訴我,其實他是想利用那次離監就醫脫逃。原來,王某與妻子一直沒領結婚證,因此孩子沒戶口,上不了學,家里也辦不了低保,這使他十分焦慮,一直想在看病時尋機脫逃,但我們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沒想到,并很受感動。思前想后,他放棄了逃跑想法。

                    了解這些后,我想只有真正幫王某解決困難,才能徹底消除他的心病,幫助他安心改造。于是,我就利用休息時間,一次次聯系當地司法局、民政局等部門,協調他們和王某妻子一起來到監獄,不僅為他們補辦了結婚登記手續,還為王某和妻子在大墻內舉行了一場“特殊婚禮”,繼而幫王某解決了孩子入學、家庭低保問題。從那以后,王某像變了一個人,積極改造,獲得兩次減刑。在他釋放當天,我正在外出差,他硬是在監獄門口等了我半天,一定要當面對我說一聲:“謝謝!”

                    這些年,每當看到結核病犯身體得到康復、精神得到康復,順利回歸社會后,我都會有一種滿滿的成就感和幸福感!許多罪犯刑滿釋放后,在他們人生的重要時刻,比如有了工作、結婚、生子,都會給我打電話、發信息,分享他們的歡樂!每當這樣的時候,我就會更加理解這身警服所承載的職責和使命。

                    參加工作15年,經我手改造過的罪犯達到2200余人,累計康復結核病犯328人,轉化好重點頑危犯42人,轉化成功率100%。讓5名罪犯主動檢舉了6條有價值的涉黑涉惡線索,讓2名揚言殺人、報復社會的罪犯放棄極端想法,避免了悲劇發生。

                    我只是全國30多萬監獄人民警察中的普通一員。這是一支于無聲處默默奉獻的群體。一座圍墻,四角天空,這里面有迷途的靈魂,有破碎的人生。高墻電網內,在監舍、食堂、教室之間,不過短短幾百米距離,我們就在這幾百米里,循環往復,來來回回,一走就是十幾年,甚至一生,不能有任何懈怠,更容不得半點疏漏。

                    因為,我們深知,教育改造好一名罪犯,不僅是挽救一個人,也是挽救一個家庭,更是對社會和諧穩定的貢獻。

                    參加工作15年,我在監區度過了14個春節,兩個孩子出生,我都不在她們身邊。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的600多天時間里,我休息時間總共不到30天,一直在執勤備勤,對家人虧欠太多。

                    但作為一名基層民警,我是幸運的。2020年11月24日,我被評為“全國先進工作者”,在人民大會堂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接見,我感到無比榮耀、無上榮光!我深知,這份榮譽屬于每一名光榮的監獄人民警察。人民警察是黨和人民的忠誠衛士,我們頭頂國徽,身著警服,這就是監獄人民警察堅定的人生選擇,是我無悔的青春年華!

                    征途漫漫,唯有奮斗。從北京回去,我將再次進入監區封閉執勤。作為年輕的監區主管,我一定會沖在前、做表率,用實際行動踐行重要訓詞精神,做一名忠誠干凈擔當的新時代監獄人民警察。

                  娇妻被瑜伽教练调教系列小说
                  <listing id="f1h7d"><strike id="f1h7d"></strike></listing>
                    <pre id="f1h7d"></pre>

                      <noframes id="f1h7d">

                          <big id="f1h7d"><strike id="f1h7d"><span id="f1h7d"></span></strike></big>

                            <pre id="f1h7d"><pre id="f1h7d"></pre></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