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f1h7d"><strike id="f1h7d"></strike></listing>
    <pre id="f1h7d"></pre>

      <noframes id="f1h7d">

          <big id="f1h7d"><strike id="f1h7d"><span id="f1h7d"></span></strike></big>

            <pre id="f1h7d"><pre id="f1h7d"></pre></pre>

                  甘肅政法網 >  地方網群 > 金昌 >  正文

                  演義說法:魯提轄“三權”打跑鎮關西

                  發布時間:2022-03-08 16:21:45    來源:甘肅政法網

                    魯提轄,名曰魯達,魯達何人也?后人所稱“花和尚,魯智深是也!”

                         

                    話說那魯達正與兄弟吃酒,三個酒至數杯,只聽得隔壁閣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啼哭。魯達疑惑,便問酒保“何人啼哭?”酒保道:“這個哭的是綽酒座兒唱的父女兩人,不知官人們在此吃酒,一時間自苦了啼哭。”魯提轄道:“不知何事?你與我喚得他來。”酒保去叫。不多時,只見兩個到來:前面一個二十歲的婦人,背后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兒,手里拿串拍板,都來到面前。拭著眼淚。魯達問道:“你兩個是那里人家?為甚啼哭?”那婦人便道:“官人不知,奴家是東京人氏,因同父母來渭州投奔親眷,不想搬移南京去了,戶不在此地,籍不上名冊,孤苦無依。母親在客店里染病身故。女父二人流落在此生受。此間有個財主,叫做‘鎮關西’鄭大官人,因見奴家,便使強媒硬保,立契做書,強簽合同,三千貫買得奴家為妻 。誰想寫了三千貫文書,虛錢實契,未及三個月,硬說奴家是騙他家的錢財,將奴趕打出來,追要原典身錢三千貫,父親懦弱,和他爭執不得,他又有錢有勢。當初不曾得他一文,如今那討錢來還他?沒計奈何,父親自小教得奴家些小曲兒,來這里酒樓上趕座子,每日但得這些錢來,將大半還他,少許留做父女的盤纏。這兩日酒客稀少,違了他錢限,怕他來討時受他羞恥。女父們想起這苦楚來,無處告訴,因此啼哭。不想誤觸犯了官人。”

                         

                    魯提轄又問道:“你姓甚么?那個鎮關西鄭大官人在那里???”老兒答道:“老漢姓金,排行第二。孩兒小字翠蓮。鄭大官人便是此間狀元橋下賣肉的鄭屠,綽號鎮關西。”魯達聽了道:“原是相公門下做個肉鋪戶,卻原來這等欺負人!”回頭看著李忠、史進道:“你兩個且在這里,等灑家去去為這父女討個公道!”史進、李忠勸道:“哥哥息怒,不可莽撞。”魯達道“國法昭昭,惠及平民,正陽之下,不容侵害,保黎護民,執法之責,非灑家個人恩怨”,史進、李忠聽罷便一同去了。

                         

                    且說鄭屠開著兩間門面,兩副肉案,懸掛著三五片豬肉。鄭屠正在門前柜身內坐定,看那十來個刀手賣肉。魯達走到門前,叫聲“鄭屠!”鄭屠見是魯提轄,緩緩出柜身來道:“不知何事?”便叫副手掇條凳子來,“提轄請坐。”魯達道“我聽聞鄭屠戶騙得一妻,又反賺得三千貫,做得一手好買賣”,鄭屠冷笑道:“卻不是特地來消遣我?”只見那鄭屠緩緩起身,從滿布油污的口袋中掏出一紙合同,道“眾鄰居且看!我鄭屠實乃家門不幸,以三千貫錢聘禮明媒正娶得拙妻一枚,以此書為契!然此女只圖我聘禮,嫌我家門低微,我依契索取彩禮有何錯耶?”兩邊過路的人都立住了腳,議論紛紛,低言彩禮陋習,此女拜金云云。魯達見狀說道“好一個‘聘禮明媒正娶’,你強騙金翠蓮,強媒硬保脅迫為妻,你可知婦女權益?”

                         

                    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制猥褻他人或者侮辱婦女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眾或者在公共場所當眾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惡劣情節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鄭屠聽后雙腿像是開了個油醬鋪,咸的、酸的、辣的一抖一抖的,強辯道“我有合同為證!金氏父女理應還錢。”魯達道“你強訂強簽,脅迫他人,只怕是辱沒了‘合同’二字”。

                         

                    根據《合同法》的規定,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

                   

                  (鄭屠:“不學法不行?。。?!”)

                         

                    鄭屠聽后打了個踉蹌,眼中似開了個彩帛鋪,紅的、黑的、紫的都綻將起來,手里的“合同”好似漸漸失了顏色,消逝于眼前這“五彩斑斕”中,隨后大怒,兩條忿氣從腳底下直沖到頂門,心頭那一把無明火騰騰的按捺不住,罵道“金氏父女之事與你何干?他二人又非本地人士,籍不在此,又非你親屬,干你個小提轄鳥事!”魯達道“鄭屠夫你聽好,即使灑家不管此事,也自有人討取公道,正所謂凡民之事,無干戶籍,法必佑之,凡在國下,有孤苦者,法必援之!”

                         

                    今年起施行的《法律援助法》進一步拓寬了提供法律援助的渠道,動員更多力量參與。司法行政部門設立的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法律援助志愿者,或者安排本機構具有律師資格或者法律執業資格的工作人員提供法律援助;工會、共青團、婦聯、殘聯等群團組織參照本法規定開展的法律援助工作;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從事法學教育、研究工作的人員和法學專業學生,以及其他符合條件的個人作為法律援助志愿者,依法提供法律援助,做到應援盡援。

                         

                    鄭屠聽后,腦中好似嗡的一聲,卻似做了一個全堂水陸的道場,磬兒、鈸兒、鐃兒一齊響。貪惡雜念如煙散盡,怒戾嗔心隨音而消,身子一重,便坐在了地上。那“合同”也似廢紙般隨風飄落,引得眾人一片叫好。最終,金氏父女得到了當地提供的法律援助,湊夠了回鄉銀子,對魯達所提“三權”之恩千恩萬謝,回鄉去了。

                  娇妻被瑜伽教练调教系列小说
                  <listing id="f1h7d"><strike id="f1h7d"></strike></listing>
                    <pre id="f1h7d"></pre>

                      <noframes id="f1h7d">

                          <big id="f1h7d"><strike id="f1h7d"><span id="f1h7d"></span></strike></big>

                            <pre id="f1h7d"><pre id="f1h7d"></pre></pre>